当前位置:首页 > 知识 > 《红楼梦》对联赏析

《红楼梦》对联赏析

2021-09-02 14:14知识1020

201506190710180803.jpg

祖才先生遗作 《红楼梦》对联赏析

今年是伟大文学家曹雪芹逝世及其长篇巨著《红楼梦》前八十回成书230周年,特就书中(包括高鄂续作后四十回)的对联试作粗浅赏析,以为纪念。

一、 智通寺联:

身后有余忘缩手;
眼前无路想回头。

第一回,贾雨村升官后因贪酷徇私被革职,在林如海家教书,一日郊游,在有一穷苦老僧的破庙智通寺内见到此联。

上联写抓钱的手所刮的财物在死后足足有余时,还不想缩回来,仍在继续聚敛。不言而喻,其下场必然是身败名裂,遗臭万年。下联用佛经“南面看北斗”句,写作恶多端,直至悬崖才想勒马归正,言下之意懊悔已经晚了。联短意长,从一“忘”一“想”中可以想见那些贪得无厌的肮脏咀脸和可耻下场,读来大快人心。

寺名“智通”,喻此人生哲理只有智者能通,可惜贾雨村之流,并非智者,当然不能通晓其意,及早回头。此庙联是全书情节的高度概括,破庙苦僧的凄凉境界是宁、荣二府末来的境中影,是贾、史、王、薛等豪门贵族的暮年图。曹雪芹用此倒折逆挽的笔法,暗示了贾府的衰败过程,有着普遍意义。

二、 太虚幻境联:

其一,幻境总联

假作真时真作假;
无为有处有还无。

第一回,甄士隐在梦中随一僧一道来到“太虚幻境”,见到了牌坊两侧的对联。又第五回,贾宝玉神游太虚幻境时复现此联。“太虚幻境”是假托的仙境。

对联揭示“真”和“假”、“有”和“无”的辩证关系,提醒读者注意,读《红楼梦》要辩清什么是“真”,是“有”;什么是“假”,是“无”,不要迷于假像而失去真意。为了避免“文字狱”,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借“假语村言”,将政治斗争的“真事隐去”,因此必须识别真假,领会作品的真正含义。

其二,孽海情天联

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尽;
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酬。

第五回,宝玉随仙姑来到“太虚幻境”,在宫门口看到“孽海情天”四个大字和这副对联。佛教把情欲说成是罪恶和苦难的根源。人们沉沦情欲的深渊不能自拔,即所谓“孽海情天”。

上联写天地虽然宽厚,但可叹的是从古到今,爱情却受到禁锢,不能自在。《诗·小雅·正月》有“谓天盖高,不敢不局;谓地盖厚,不敢不蹐。”即受天地之局限和牵制。下联写痴男怨女的爱情纠葛难以畅所欲为,实在可怜。叹其“情不尽”,怜其“债难酬”,即鼓励痴男怨女去尽相爱之情,去酬风月之债。一“叹”一“怜”,讴歌了男女爱情,表现了反对封建礼教、追求性解放的民主思想和斗争精神。

其三、 薄命司联

春恨秋悲皆自惹;
花容月貌为谁妍?

第五回,宝玉在“太虚幻境”进入配殿,见到了“薄命司”和该司的对联。“薄命司”是掌握薄命女子的机关,为作者所虚构。

上联写从春到秋,一年到头含悲饮恨都是自找的烦脑。言外之意,悲何用?恨何用?积极主动地追求爱情,追求幸福,才有用。下联问打扮得如此美丽是为的谁,惋叹红颜薄命,有情人难成终身伴侣。联语隐示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爱情悲剧,寄予深切的同情。

其四、 仙宫对联

幽微灵秀地;
无可奈何天。

第五回,宝玉弃了卷册,随警幻来到仙宫,见到了此联。上联写一个人迹罕至、飞尘不到、境界极其幽雅微妙的所在。下联写的是风情月债、良辰美景、令人不知如何的洞天福地。《牡丹亭·惊梦》有“良辰美景奈何天”句。警幻就在这个司人间风情月债的天上人间以情欲声色警宝玉之痴顽,可惜宝玉不能悟彻,终与秦可卿共度巫山云雨,使警幻引以为“无可奈何”的憾事。 对联把那些衣锦食珍、放纵声色的公子王孙的丑恶灵魂充分暴露出来。

其五: 重游幻境联额

真如福地(额)
假去真来真胜假;
无原有是有非无。

福善淫祸(额)
过去末来,莫谓智贤能打破;
前因后果,须知亲近不相逢。

引觉情痴(额)
喜笑悲哀都是假;
贪求思慕总因痴。

第一百六十回,宝玉失玉病危,和尚送玉将他救活,但他却让宝玉魂魄出窍,重游幻境,使他领悟到“世上的情缘都是那些魔障”。这里的三副对联分别针对第五回中“太虚幻境”、“孽海情天”、“薄命司”三关而撰写的。
“真如福地”佛家语,即永恒真理所在,真实幸福之地,与“太虚幻境”恰好相反。“真胜假”、“有非无”,把“真”与“假”、“有”与“无”截然分开,看不见它们的对立统一关系了。“福善祸淫”即施福于善者,降祸于淫者,这和“孽海情天”中鼓励“尽情”与“酬债”的精神背道而驰。联语所宣扬的是虽“智贤”亦不能打破的因果报应关系。“引觉情痴”即引导痴于爱情的人觉悟,不可“喜笑悲哀”与“贪求思慕”,要杜绝七情六欲,因为它们是假是痴。这完全违背了“薄命司”联主动追求爱情的主旨。高鹗在重游幻境的三联中宣扬迷信果报、虚无宿命的封建主义思想,歪曲了曹雪芹借《红楼梦》揭露和挟击当时黑暗政治的主题。

三、 宁荣二府对联

其一: 荣禧堂

座上珠玑昭日月;
堂前黼黻焕烟霞。

第三回,林黛玉初来贾府,见荣国府正堂悬挂此联。上联写座中人所佩珠玉光彩夺目,可与日月争辉,言贾府之豪华。一说“珠玑”喻诗文精采,杜牧有“一杯宽幕席,五字弄珠玑”句,故此句又兼赞荣府的文采风流。下联写堂上人所穿官服,如云霞灿烂,言荣府之显贵。一“昭”一“焕”仿佛展示了一幅充满珠光宝气的豪门宴乐图。这与贾府日后的破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其二: 宁府上房联

世事洞明皆学问;
人情练达即文章。

第五回,宝玉随贾母到宁府赏梅,侄媳秦可卿先引他到上房睡中觉。宝玉见了《燃藜图》和这副对联。《燃藜图》画的是汉刘向梦见一老仗吹藜杖出火照亮书房并授以古文的故事,宣扬“学而优则仕”,难怪宝玉见了“心中有些不快”,对联说“洞明”与“练达”人情世故便是学问和文章。一画一联相辅相成,成为劝学“仕途经济”的楷模与格言,俗气逼人,儒臭熏天,所以宝玉“断断不肯在这里了”,反映了他对封建世俗的叛逆性。联语明褒暗贬,嘲讽辛辣,一语道破本质。

其三: 秦氏卧房联

嫩寒锁梦因春冷;
芳气袭人是酒香。

第五回,秦氏将宝玉从上房引至自已的卧室。宝玉便见到了《海堂春睡图》和它两旁的对联。书中说《海堂春睡图》为唐伯虎所画,内容是杨贵妃妩媚的睡态。又说对联为“宋学士秦太虚所书”,太虚是北宋苏门四学士之一秦观的字,此君的诗词多写男女情爱,风格纤弱靡丽。这些都是曹雪芹假托的,与房中有关赵飞燕、杨术真、寿昌公主诸名媛的摆设一样,取其“香艳”之意,衬托出贾宝玉与秦可卿初试云雨的境界来。

上联写初春的凉意,使人“锁梦”难寐,意为秦可卿青春年少,耐不住孤单寂寞,影射演出了引诱贾宝玉的荒唐事。下联写美酒的香气沁人心脾,春意浓浓,如痴如醉。一“锁”一“袭”把那少女怀春意境烘托出来。一“冷”一“香”揭穿了贾府道貌岸然的假面具,为此后焦大所骂的内容埋下了伏笔。

其四、 贾氏宗祠联

大门联

肝脑涂地,兆姓赖保育之恩;
功名贯天,百代仰蒸尝之盛。

第五十三回,薛宝琴于贾氏族人除夕祭祖时见到此联。曹雪芹原著为“衍圣公孔继宗书”,高鹗改为“特晋爵太傅前翰林掌院事王希献书”。上联写感皇恩宁愿肝脑涂地;下联写建功业荣耀百代子孙。联语反映赫赫一时的贾府权势全靠皇室的加剧赐,可以想见,一旦失宠,其后是不堪设想的。就对联的平仄而言,刹尾之韵,宜手上仄下平,然因上靠皇恩,下荣子孙,乃不得已而变下为上。

抱厦联

勋业有光昭日月;
功名无间及子孙。

在题有“星辉辅弼”的九龙金匾两旁挂了此联,说是先皇御笔。“星辉辅弼”,言贾氏如明星辉耀,辅伴着日、月。全联写贾氏勋业之大,功名之久,极为显耀。不过此“大”、此“久”总是相对的、暂时的,总有“一朝势落成春梦”的时候。可见曹雪芹的良苦用心。

正殿联

已后儿孙承福德;
至今黎庶念荣宁。

题为“慎终追远”的闹龙填青匾两旁悬着此联。匾、联的意思是要谨慎地保持晚节并教训儿孙继承祖上的福德,还说老百姓至今仍想念对朝廷有功的宁国公和荣国公。
曹雪芹将此三联安排在贾府由盛到衰的转折的时刻出现,作为此后贾府失宠于朝廷,积恶于黎庶,终至抄没败家子孙星散的反衬,嘲辛讽辣,用笔不凡,“衍圣公书”、“先皇御笔”云云,其锋芒所向直指思想上和政治上的两大封建统治者。

四、 大观园对联

大观园亦属贾府,今专列一章叙述以为突出。

其一、沁芳亭联

绕堤柳借三篙翠;
隔岸花分一脉香。

第十七回,宝玉随贾政等首次游园,贾政命他对诸景点题额撰联,以试其才。“进入石洞”,见“一带清流从花木深处泻于石隙之中”,泉、溪、桥、亭缀成一景,宝玉以“沁芳”名之,并吟出此联。

上联写溪流之翠,水光澄碧,好像是从绕堤的杨柳那儿借来了翠绿之色;下联写泉水之香,香气外溢,仿佛从隔岸的鲜花那儿分得了芬芳之味。联语重在写水,但通联不见“水”字,然而水却藏在“绕堤”与“隔岸”之中,一“堤”一“岸”可见荡漾碧波,可闻潺潺水流。对联不用“借柳”与“分花”的平铺直叙法,而用“柳借”与“花分”的倒笔,具波澜,有情趣,而且一“借”一“分”使水、柳、花人格化了,有了生命活力,富有诗情画意。“三篙”喻溪水之深,“一脉”言泉流之长,“篙”与“脉”紧扣水景,不落俗套。曹雪芹修辞炼句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是故脂砚斋对此有“恰极、工极、绮靡,香奁正体”之评。

其二、有凤来仪——潇湘馆联

宝鼎茶闲烟尚绿;
幽窗棋罢指犹凉。

“出亭过池”,见“一带粉墙,数楹修舍,有千百竿翠竹遮映,”宝玉应命题额“有凤来仪”,并吟出此联。《尚书·益稷》有“箫韶九成,有凤来仪”句,据说凤凰是食竹之禽,又因大观园为元妃省亲而建,故错相成语命名。

上联写“绿”,茶已喝毕,煮茶的宝鼎仍旧飘着绿烟;下联写“凉”,对弈已罢,在幽静的窗前手指尚留凉意。写绿也好,写凉也好,都是为了写竹。翠竹遮映,故疑为煮茶的绿烟;浓荫蔽日,故手指仍感阵阵凉意。因而有“茶闲烟尚绿”、“棋罢指犹凉”之说。“闲”与“尚”,“罢”与“犹”引出猜疑,曲笔难能。全联无“竹”字,但由于眼前为绿、体察为凉,便觉得到了千竿绿竹的清凉世界。所以脂砚斋有“'尚绿犹凉’四字便如置身于森森万竿之中”的评论。此联意境清高,暗喻林黛玉。

其三、杏帘在望——稻香村联

新绿涨添浣葛处,
好云香护采芹人。


宝玉一行来到有几百枝杏花如喷火蒸霞一般的田野山庄。宝玉先取唐寅“绿杨枝上啭黄鹂,红杏梢头挂酒旗”诗意,题额为“杏帘在望”,继又取唐许诨“村径绕山松叶暗,柴门临水稻花香”诗意,题额为“稻香村”,并题了此联。
上联写田庄背山临水的景色。“新绿”指春水。“涨添”言春天到了,雪融冰开,滚滚而来,漫过了洗涤葛布的地方。“瀚葛”出自《诗·周南·葛覃》“薄瀚我衣”句。民俗,妇女回娘家前总要把葛布衣洗涤干净,喻元春归省。下联描绘山庄杏盛芹肥的风光。“好云”,指云能生色,喻“喷火蒸霞一般”的杏花。“香护”言漫山遍野盛开的杏花散发出浓郁的芬芳,那香气象一把巨伞围护着采芹人。“采芹人”即在水边采集水芹菜的人。《诗·鲁颂》有“薄采其芹”句。从“添”字看春水融融;从“护”字闻花香缕缕,曹雪芹不愧为撰联的大手笔。

其四、兰风蕙露——蘅芷清芬——蘅芜院联

出稻香村,过蓼汀花溆,“迎面突出插天的大玲珑山石来”“牵藤”、“引蔓”、“味香气馥”,眼前便是“五间清厦”,各清客与宝玉各有所题。清客们题额为“兰风蕙露”,有如下两联:

麝兰芳霭斜阳院;
杜若香飘明月洲。
三径香风飘玉蕙;
一庭明月照金兰。

宝玉指出:“此处并没有什么'麝兰’、'明月’、'洲渚’之类,若要这样着迹说来,就题二百联也不能完。”曹雪芹借此讽刺那些自命风雅、实际上不学无术的庸儒,并从比较中显示宝玉的才华。宝玉题额为“蘅芷清芬”,题联为:

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荼縻梦亦香。

联中的“豆蔻”和“荼縻”很合蘅芫院的特色。上联写吟成杜牧那样的豆蔻诗后,才思还很健旺。杜牧有“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句。豆蔻花初生时卷于嫩叶中,俗称“含胎花”,常喻少女。下联写荼縻软弱无力,睡得沉酣,在花气中连做梦也很香甜。“荼縻”蔷薇科植物,春天开花。此联着意于“香艳”,喻薛宝钗。

其五、藕香榭联

芙蓉影破归兰桨;
菱藕香深泻竹桥。

第三十八回,贾母偕众人游园,来到藕香榭,“原来这藕香榭盖在池中”,“跨水接峰”,“后面有曲折桥”,柱上悬挂此联。上联写小舟归来,划破水面,搅动了荷花清影。这是一个倒装句,用笔受到唐王维“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句的启发,诗趣盎然。“破”字用得好,眼前是波澜迭起、荷影扶疏。下联写竹桥弄清影,菱藕更芳香。一个“泻”字写活了竹桥的姿势。此联全写水景,水中的芙蓉、菱藕,水上的兰桨、竹桥把那荷花亭亭、涟漪熠熠的美景烘托出来。

其六、探春房内联

烟霞闲骨格;
泉石野生涯。

第四十回,贾母与刘老老等人在晓翠堂宴毕,来至探春房内,见“西墙正中挂着一幅米襄阳的《烟雨图》,左右便是为颜鲁公墨迹的对联。“米襄阳”是宋代书法家米芾,“颜鲁公”是唐代书法家颜真卿。这都是曹雪芹假托来映衬探春之高雅。上联写天性风流闲散好比烟霞一样;下联写生活野逸有如泉石,一“闲”一“野”透露清高雅洁。然而探春精于管家,“要拣高枝儿飞”热衷于为封建王朝“立出一番事业来”,因而显得矫情故作,这无疑是作者的浓墨嘲讽。

其七、大观正殿额联

顾恩思义(额)
天地启宏慈,赤子苍生同感戴;
古今垂旷典,九州万里被荣恩。

第十八回,元妃偕宝玉等来到大观园的正殿,亲拂罗笺,题园之总名曰“大观园”,并为正殿题了额对。上联写慈爱之大如天高地厚,黎民百姓都感恩戴德;下联写典礼之盛古今罕有,整个中华大国都得到恩惠和荣耀。一额一了都是歌颂的“皇恩浩荡”,曹雪芹借此说明贾府的富有与显贵,完全是受到皇帝的特别宠幸,并为此后权倾势落、家业破败作了铺垫。

曹雪芹通过《大观园试对额》一章将贾政、宝玉父子俩在思想、性格、情趣等方面的不同之处或明或暗地表现出来,两相比较,谁俗谁雅,谁愚谁智,不言而喻。

五、 人物联

其一、贾雨村咏怀联

玉在匵中求善价;
钗于奁内待时飞。

第一回,贾雨村在葫芦庙内思及平生抱负,苦未逢时,遂高吟此联。上联写美玉盛在匣中,等人出大价钱才肯卖出。典出《论语·子罕》,“子贡曰:'有美玉于斯,韫匵而藏诸?求善贾而沽诸?’子曰:'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贾者也!”在设喻中贾雨村自命不凡,想抬高身价,求得封建统治者的赏识。下联写金钗放在匣中,伺机要飞向天空。典出《洞冥记》,传说汉武帝时,有神女留下玉钗,到汉昭帝时,有人想打碎玉钗,打开匣后,只见白燕从匣中飞出,升天而去。喻贾雨村想有朝一日飞黄腾达。此联毫无痕迹地嵌入贾雨村的名字,上联嵌其姓,“求善价”的“价”与“贾”音谐意切;下联嵌其字,“时飞”就是他的字。嵌名联充分暴露贾雨村这个“仕宦之族”的代表人物一心追求功名富贵的丑恶灵魂。曹雪芹运用语言长于“机带双敲”。上联又首嵌“玉”,隐指林黛玉,另出新意,指珍惜自重的林黛玉有待于贾宝玉。下联首嵌“钗”,隐指薛宝钗,讽刺她深藏不露,等待时机,燕飞出匣,直上青云。

其二、贾政升官联

花到正开蜂蝶闹;
月逢十足海天宽。

第八十回,贾政升任郎中,一时“车马填门、貂蝉满座”,高鄂便用了此联。联语用“花开”和“月足”比喻贾政的荣华富贵已经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乍一看似乎对贾府、对封建主义唱的赞歌,然而仔细揣摩,却是极大的嘲讽。物极必反,花开必有花落,月盈必有月亏,暗示贾府的破败、封建社会的衰落,是历史的必然。

其三、有关贾宝玉的对联

评贾宝玉四联:

无故寻仇觅恨;有时似傻如狂。
潦倒不通世务;愚顽怕读文章。
富贵不知乐业;贫穷难耐凄凉。
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

第三回,黛玉初见宝玉,书中有《西江月·评贾宝玉》两首,其中有上述四联。看来是对宝玉的嘲讽,其实是对他的赞赏。不同立场、不同角度,有不同评论。站在封建统治者的位置上看宝玉便是个“无能”之辈、“不肖”之徒;从相反的角度,宝玉则是一个封建社会的叛逆者。他看不惯封建主义的那一套,自然“寻悉愁觅恨”、“似傻如狂”;他不愿通达封建社会的人情“世务”,而与奴婢仆人、优伶戏子相处得如兄若弟,呼姐叫妹,对他们的不幸遭遇,总是寄予深切的同情和热情的帮助;他怕读那“诗云子曰”的儒家经典和“八股时尚之学”,却爱读《西厢记》、《牡丹亭》等追求婚姻自由、个性解放的所谓“邪书”;他有很高的才情,从对大观园的诸景点额对的题撰和为芙蓉女儿撰写诔文诸方面看得出来,根本谈不上“愚顽”;他不“乐”的是“富贵”之“业”,即不肯守着依靠“皇恩祖德”的家业。亦不甘心忍耐“贫穷”的“凄凉”,即为“贫穷”愤愤不平。所有这些都反映他对封建制度的不满。所以贾政把他说成不善“仕途经济”的“无能”者和无意效法祖宗的“孽障”。曹雪芹的两首《西江月》特别是其中的对联把贾宝玉的叛逆性刻划得惟妙惟肖、入骨入腑。

宝玉吟联

内典语中无佛性;
金丹法外有仙舟。

第一百十八回,宝钗、袭人劝宝玉收心用功,宝玉赞同,并叫人把《庄子》和佛书搬走,口中吟出此联。上联从佛教角度写佛性不靠念经得到,全凭内心的顿悟,即不念佛经亦能得到佛性。《红楼梦》第二十二回介绍惠能所作之偈云:“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即是此意。下联从道教角度写成仙得道不一定单靠炼金丹。联语写出贾宝玉既想“收心用功”又想另寻“佛性”、“仙舟”的矛盾心理,抓到了痒处。然而此处的贾宝玉已经不合曹雪芹佚稿中比以前更“偏僻”的性格,续作者歪曲了原意,不免遗憾。

离家赴考联

走来名利无双地;
打出樊笼第一关。

第一百十九回,宝玉嘻天哈地,大有疯傻之状,出门赴考而去。对联就安排在此。上联写走来科举考场这个唯一可以名利双辉的场所;下联写赶考出门是跳出被名利所羁缚的鸟笼的第一道关口。宝玉为了尽人子之孝不得不去应试,而应过试便是“完了事了”,因而交卷以后就“丢失了”,随一僧一道而去。“走来”是为了“打出”,上下联系紧密,浑然一体。然而曹雪芹佚稿说,宝玉根本不听宝钗的讽谏,当然就没有赴考之行。高鄂之笔是否影响叛逆者的形象,尚待红学家论证。

有关林黛玉的对联

赞黛玉联

闲静似娇花照水;
行动如弱柳扶风。
心较比干多一窍;
病如西子胜三分。

第三回,宝玉初见黛玉时,书中有一段赞文,其中有上述二联。

“花柳”联描绘黛玉的美貌。上联从花容方面写静态美,似娇嫩的花朵倒映在晶莹碧透的溪水之中。光彩照人,妩媚可爱。下联从柳姿方面写动态美,如细嫩的柳丝在微风中飘拂,轻盈潇洒,婀娜多姿。“娇花”与“弱柳”比喻生动,展现了林黛玉弱不禁风、楚楚动人的风姿。一“照”一“扶”变静为动,生机盎然。

“比干、西子”联比喻黛玉的才情。上联以比干相比,比干是商代贤臣,传说他的心是七窍玲珑心,“多一窍”形容黛玉聪明过人,表示她决不象比干那样愚忠于残暴的纣王。下联以西子相比,西子春秋时越国的美女,柔弱可爱。“胜三分”写黛玉纤细娇嫩方面冠于西子,惹人怜爱,反映出“泪光点点,娇喘微微”的丽人风采。一“多”一“胜”,内涵丰富,引人入胜。

怡红院外悲泣联

花魂点点无情绪;
鸟梦痴痴何处惊。

第二十六回,黛玉到怡红院叫不开门,独立花荫,呜咽起来,作者用了此联。对联主要写黛玉之伤心。听了她的哭声,连花儿都没精打彩“无情绪”,鸟儿也从睡梦中惊起不忍再听了,可想而知黛玉的悲伤到了何等程度。曹雪芹用花儿“无情绪”、鸟儿“何处惊”烘托出黛玉凄怆悲凉的遭遇和多愁善感的性格,读来叫人黯然泪下,回味无穷。

黛玉葬花联

花影不离身左右;
鸟声只在耳东西。

第二十八回,黛玉葬花时想到无论何人终归无可寻觅,不禁心碎肠断,对联便安排在这里。联语着笔于“花影”与“鸟声”,入目皆是花儿零落春去也,入耳总有鸟儿啁噍秋来临,把那个“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禁得秋流到冬,春流到夏”的性格都写尽了。黛玉之哭不仅因怡红院前受了冷落,主要是为自已的身世和遭遇而愁苦,试看《葬花吟》中“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就是她对封建制度的血泪控诉。难怪她一见花影,一闻鸟声,就触景生情,伤感流泪。

感怀旧事联

失意人逢失意事;
新啼痕间旧啼痕。

第八十回黛玉呆呆地看着宝玉送的上面有自已的题诗和泪痕的绢子等物,“不觉得簌簌泪下”。续作者因题了此联。上联写失意,黛玉孤苦伶仃的身多病的身体,偏偏又有与宝玉有情人难成眷属的遭遇,所谓是陋屋偏遭连夜雨。下联写啼痕。“新啼痕”指湘云提及黛玉不是南方人的事,使她不禁勾起凄苦身世的惆怅。“旧啼痕”指三十四回,宝玉惨遭乃父的痛打之后,黛玉的态度与宝钗、袭人不同,不是乘机进言,而是一往情深,万分悲痛,“两个眼睛肿得象桃儿一般”。宝玉遂命足以信赖的晴雯给黛玉送去了两方手帕,黛玉便在帕上题了三首绝句,并洒下滴滴泪珠,留下了斑斑啼痕。此句不仅表露黛玉“暗洒闲抛”的性情而且流露出对叛逆封建家庭而受到鞭笞的贾宝玉的无限同情和深沉爱惜。高鄂在此联中用了两个“失意”和一双“啼痕”,既增加了联趣,又揭示了人物特征,如闻其声,如见其人,不愧为佳联趣对。

《红楼梦》对联的几个特色

一、内容多含蓄

特殊的时代和环境,使曹雪芹不能直笔畅书,为了避免“文字狱”,不得不多含蓄、隐蔽,不露锋芒。明为感激实为憎恨的如贾氏宗祠联,堂而皇之感激皇恩浩荡荼及子孙,实际上把愤恨藏在其中,这政治变故、波及后人作了铺垫。明写鼎盛暗示衰落的如荣禧堂联,贾政升官联,着笔于当时的珠光宝气、花开月足,其实是着意于日后的家业破败、人丁散亡。明褒(贬)暗贬(褒)的如宁府上房联,看来是褒扬“世事洞明”和“人情练达”,实际上是嘲讽追求功名利禄的豪门贵族。又如《西江月》中评贾宝玉的对联,表面上贬其“无能”与“不肖”,其实是褒扬其对封建主义的叛逆性。明说是“满纸荒唐言”。实写了“一把辛酸泪”,如孽海情天联,写的是“太虚幻境”里的虚无缥缈的事情,实际反映的是当时的社会现实,叹惜其不能尽男女之情,不能酬风月之债。思想内容的含蓄、隐蔽,不仅是政治斗争的需要,而且还能收到很好的艺术效果。

二、手法多衬托

主要是从旁着手,衬托出要写的对象,委婉曲折,发人深思,而不是一览无余,味同白水。托物写人的如黛玉葬花联,借“花影”与“鸟声”,烘托出黛玉多愁善感的性格。借景抒情的仙宫联,借“幽微灵秀地”与“无可奈何天”抒发对荒唐、腐朽的贾府的愤恨。借彼衬此的如沁芳亭联,借“堤”、“岸”、“柳”、“花”,烘托出清溪的绿与泉水的香。又如有凤来仪联,借“烟尚绿”与“指犹凉”,衬托出森森的竹林与幽静的馆舍。赏读这些对联,似觉曲径通幽,余音绕梁。

三、结构多倒置

曹雪芹组织语句往往变顺为倒,掀起波澜。因果倒置的如秦氏卧房联,把“春冷”与“酒香”这个“锁梦”与“袭人”之因果置于句末。又如藕香榭联,把“芙蓉影破”与“菱藕香深”这个结果置于“归兰桨”与“泻竹桥”之前。主谓倒置的如探春房内联,把主语“骨格”和“生涯”放到了句尾。动宾倒置的如薄命司联,顺写应为“惹”“春恨秋悲”,“妍”“花容月貌”,而联语却把它们颠倒了。又如沁芳亭联,本是“借柳翠”、“分花香”,联语却写成“柳借”与“花分”。这样倒置,曲折回旋,咀嚼生津,富有诗意。

四、修辞多比喻

《红楼梦》对联讲究修辞,用得较多的是比喻。明喻如赞黛玉联中的“似娇花”、“如弱柳”,“较比干”、“如西子”。隐喻如探春房内联,“烟霞”喻“骨格”闲散,“泉石”喻“生涯”野逸。借喻如贾雨村咏怀联,用“玉”和“钗”比喻贾雨村自已,兼喻“林”、“薛”。用了比喻,联语就显得具体、鲜明、生动活泼。

五、用词多动态。

曹雪芹撰联善用动词。表示褒贬态度的如孽海情天联,用“叹”和“怜”讴歌了痴男怨女的爱情。又如智通寺联中的“忘”和“想”就是对那些贪心不足的人的贬斥嘲讽。表示程度深浅轻重的如荣禧堂联中的“昭”与“焕”,极度显示“珠玑”的明亮与“黼黻”的光彩。又如秦氏卧房联中的“锁”字反映入梦之难,“袭”字反映芳香之浓。表示人格化的贾雨村咏怀联中的“求”与“待”就写活了“玉”和“钗”。还有变静为动的如藕香榭联中的“竹桥”本是静物,用了“泻”字便觉竹桥如从天而降。巧用动词,能使联语生色,生机盎然。

扫描二维码推送到手机访问。

文章内容摘自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本文链接:https://munue.cn/duilian.html

标签: 对联
返回列表

上一篇:聚珍堂木活字巾箱本《绣像红楼梦》

没有最新的文章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